当你只是在商业广告中见到它时, 你也许会害怕看到它真实的一面

责任编辑:梦幻之尘 | 发表时间:2016-12-28 10:13:07  |  点击:


皮草产业深度报告



- 皮草从何而来 -

| 皮草养殖场

绝大多数时装行业使用的皮草来自于工厂化养殖场,其产量在全球皮草产量中占到85%。


全球上百万毛丝鼠、水貂、狐狸、兔子和其他动物被囚禁在皮草养殖场的狭小笼子内,小动物只有几步的移动空间。他们在封闭、拥挤的笼中忍受压抑沮丧。由于这种境况,水貂经常通过啃咬自己的皮肤、尾巴和四肢等行为来自残,并且在笼子里不停地疯狂踱步绕圈。狐狸、浣熊和其他动物也受着同样的折磨,有时,他们甚至会因为极端的囚禁而发了疯地啃食笼中的同伴。

养殖户为了保证皮草的质量,在屠杀动物时丝毫不考虑他们的痛苦。像用大头棒重击、把动物成批用毒气毒死这样残酷的手段是家常便饭。一些没有立即死去的动物在气息尚存时就被活活剥皮。


"近几年,这个行业开始陷入困境。一件貂皮大衣过去在市场上可以卖到2-3万元,然而现在的价格已经跌到1万元左右了。其他皮草产品也经历了相似的暴跌。"

——环球时报,2016年5月2日


| 皮草养殖场 -中国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皮草出口国,而其大多数皮草来自于皮草养殖场。由于中国对这些养殖场虐待动物的行为沒有法律制裁或罚款,这些被关在养殖场里的动物一生都在遭受暴力虐待和精神折磨。

点击观看相关视频



亚洲善待动物组织(PETA)的目击证人去了中国多家皮草养殖场,发现狐狸、水貂、兔子和其他动物在户外的铁丝笼里踱步、哆嗦颤抖。这些动物在任何极端的天气情况下都被置于户外,遭受烈日、严寒和暴雨的折磨。


由于疏于照顾,疾病和伤痛在动物身上蔓延。苦于焦虑引起的精神病,动物会啃咬他们的四肢,并反复将自己撞向笼子栅栏,没有隐蔽处分娩的动物母亲经常在分娩后杀死自己的孩子。


PETA对中国一家兔子皮毛养殖场调查揭示,兔子被关在狭窄、沾满尿液的笼中,下面则是成堆的排泄物。目击者发现兔子的皮肤病或是脚上的伤口都没有任何兽医方面的护理,而这些动物的疾病在中国乃至世界其他地方的皮草养殖场都是非常普遍的。


养殖场的工人在杀这些兔子的时候用刀背敲击他们的头部,之后任凭兔子痛苦挣扎扭动,工人们再将他们倒吊,最后割破他们的喉咙。在被剥皮之前,工人们不会检查这些兔子是否还有生命指征,一些兔子在皮被剥下时仍然在踢脚和抽搐。



| 皮草养殖场 -欧洲和北美

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工厂化皮草养殖场里也还有数百万的动物。在欧洲和北美,水貂是被屠杀最多的动物,而世界上一半以上的水貂养殖场位于欧洲。


丹麦是欧洲最大的水貂皮供应国,每年要养殖和屠杀一千四百万只水貂。丹麦动物权益团体Anima针对丹麦貂皮交易调查走访了26家养殖场,揭露了每一家养殖场上都有受伤、生病和死亡的动物。水貂少一条腿、没有尾巴或耳朵,有的脸上满是溢出血水的伤口。死去的水貂就关在有活水貂的笼子里,被同类啃食或腐烂生蛆。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其中一个归欧洲皮草协会(Fur Europe)会长所有的养殖场经常被作为典范向设计师展示养殖场上的动物是如何被善待的。



意大利、芬兰、法国、荷兰、挪威、波兰和瑞典也是欧洲主要的皮草生产国。这些国家都是所谓“产地认证”(Origin Assured)项目的成员,而这个认证就是皮草产业为了使消费者相信有这项认证,动物就会得到人道对待和宰杀。但是目击证人的调查发现在这些国家的皮草养殖场中,同样存在令人震惊的情况,包括脚上没有皮肤的狐狸被迫和死去且已腐烂的同类生活在一起,还有一只水貂头部未经治疗的伤口深可见脑。

“越拉越多的丹麦时装商店和服装企业都选择不卖皮草制品,因为从客户和动物福利组织来的反皮草压力越来越大。”

——哥本哈根邮报,2015年10月1日


如同欧洲,动物在美国的皮草养殖场也受着巨大的痛苦。小动物可能会被塞在箱子里,并被从卡车里排出的未经过滤的高温汽车尾气毒死。这种方法并不总是能一下致命,一些动物在被剥皮的过程中被痛醒。大一些的动物被用铁夹夹住,或者被用棍棒插入他们的口中,或肛门,以施行痛苦的电击。还有一些动物被用士的宁下毒,这会令他们在肌肉被麻痹后痛苦僵硬地抽搐直到窒息而亡。使用毒气、加压舱和敲打颈部是其他几种皮草养殖场常用的屠杀方式。


就算是在拥有动物福利规范和保障的国家,被皮草产业认证为“世界最佳”的皮草养殖场上,动物们仍然被忽视,承受着饥饿、口渴和伤口得不到处理等诸多痛苦。


“去年,丹麦水貂养殖者生产了大约1860万只水貂。现在,丹麦的产量在1710万,养殖数量大约下降了7%。”

——哥本哈根皮草,2016年6月15日



| 捕捉

尽管大多皮草来自于动物养殖场,但是全球狩猎者每年杀害上百万的浣熊、郊狼、狼、短尾猫、负鼠、河狸和其他毛皮动物。由于捕猎器是任意被放置的,猎人也会“意外”地致残和杀死一些其他生命,包括狗、猫、鸟和其他动物——甚至是濒危物种。捕猎器有很多种,捕兽夹是其中最原始野蛮的,在欧盟和美国许多地方被禁止使用,尽管捕猎器如此,捕兽夹仍然是当前使用最广泛的捕猎器。


当动物踩到捕兽夹的弹簧,钢齿就会猛地夹住动物的四肢。由于捕兽夹掐进他们的皮肉,动物们只能疯狂挣扎去逃避极度的痛苦,这样的情况下捕兽夹通常会割进动物的骨头,切断他们的脚或腿。


被捕兽夹逮住的动物母亲会绝望地挣脱想回到她们孩子身边,并尝试着咬断或拗断他们被掐住的四肢。这样的挣扎会持续几个小时,最后他们会变得筋疲力尽,通常会死于曝晒、霜冻或休克。

长杆捕猎器是一种被安装在树上或杆子上的捕兽夹。这种捕猎器是用来防止在猎人返回前动物被其他捕食者分食。被这种捕猎器逮住的动物会被悬空吊起直到死亡或者等猎人回来将他们杀死。


其他的捕猎器也会带给他们痛苦至极的死亡。夹压陷阱(或康利比亚陷阱)捕猎器以每 5cm² 超过30kg的重力碾压动物的脖子。尽管被如此重击,动物还是要挣扎3-8分钟才会窒息死亡。 水中捕猎器的受害者包括河狸和麝鼠,同样要遭受缓慢死亡的痛苦,他们要超过9分钟才会被淹死。


被捕捉到的动物若不是因为失血过多、传染病或者坏疽而死亡,就会被捕食者杀死。一些动物要忍受好多天的痛苦,直到猎人回来。为了在杀害动物的时候不损坏他们的皮毛,猎人会将他们勒死、摔死或重重地踩踏致死。



- 当动物被剥皮时发生了什么 -

动物被关在工业化养殖场的笼中所受的痛苦只能和痛苦的死亡相提并论。


在被剥皮之前,养殖场的动物被猛拉出笼子,重摔在地上,惨遭棒打。中国皮草养殖场的目击证人发现当工人们将动物的腿或尾巴吊起开始剥皮的时候,许多动物依然处于活着的状态,且拼命地挣扎着。


当工人们开始从动物的腿切下动物的皮毛时,动物没有被控制住的四肢会因为极度痛苦而乱踢并扭动。这时工人们会狠狠踩住动物的脖子和头,以避免影响他们进行剥皮。


当动物们的皮毛最终从他们头部剥下来后,他们被去皮后血淋淋的尸体会被丢在一堆先前被处理的同伴尸体中。他们有些在遭受剥皮后,心脏还能跳动五到十分钟之久。一位目击者记录了一只被剥了皮的貉子用尽浑身力气抬起他血淋淋的头,眨着眼睛盯着镜头。



皮草养殖场还使用其他一些廉价的屠杀方式,包括勒死、电击、毒药和毒气。


一个对美国皮草养殖场的调查发现一位工人抓住水貂的尾巴,把他们塞进一个粗糙的木制“屠宰箱”中,用一氧化碳毒死。在视频画面中,一只水貂和许多因为毛皮而被杀害的动物一样,并没有立刻死去。这位工人确认“看到他(水貂)胸口起伏”之后,然后将水貂狠狠地摔在毒气箱的边上,打断他的脖子。


这位工人甚至还漫不经心地描述着怎样剥下水貂那血淋淋的皮毛、折断他们的阴茎骨和使用旧的修枝剪去剪掉他们的脚。



- 皮草的环境代价 -

| 水污染

皮草工业化养殖场上的数百万动物会生产大量废物,最终构成环境污染。仅仅美国的貂养殖场,每年就会产生453吨多的动物粪便。


当这些有毒物质流入附近的江河溪流中,粪便中的硝酸盐、磷酸盐和其他物质降低水中溶氧量并杀死水中的鱼类,从而严重破坏水质。如同其他动物皮肤,皮毛也同样需要大量包括福尔马林、多种盐类、氨、铬等各种有害化学物质去防止其腐烂。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皮草工业是造成重金属污染的五大行业之一。


和动物排泄物一样,用于皮草加工过程中的化学物质,同样也污染并且毒害当地人赖以生存的水资源。


| 空气污染

皮草工业同样也给空气带来了污染。光是在丹麦,每年一千四百万只水貂因为皮草而丧生,这使得每年超过3.6吨的氨气被排放到空气中。


来自动物排泄物的氨排放会增加土壤的酸度,导致植物和庄稼的损害。空气中高浓度的氨还会影响生活在附近人们的健康,导致眼睛、皮肤和呼吸道等疾病。


| 气候足迹

生产一件皮草比生产一件人造皮草对环境的冲击是10倍之多,造成更大的气候足迹。为了获取养殖场的皮草,我们需要运输食物给养殖场的动物,清除他们的排泄物,为养殖场和屠宰场的设施提供电力,运输搬运动物尸体等等。


皮草衣物在天气炎热的月份里也必须放置在凉爽的地方以防止腐蚀。供皮草放置的冷藏库也增加了为保存这类衣物而带来的环境代价。



- 其他受害者: 狗和猫 -


在中国每年有成千上百万只猫和狗被杀死,他们的皮毛被刻意贴上错误的标签冒充其他动物的皮毛,出口到世界其他国家。PETA目击者记录到在中国南方的动物市场中,越趋虚弱的猫和狗被塞在狭小的笼子里。


一些狗和猫被装在细钢丝网做成的笼子里运送,没有任何食物或水,这种极其悲惨的行程会持续多日。他们在笼子里被压迫地太紧而无法移动。由于是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跨城运输,PETA目击者看见笼子顶上有死猫,笼子里面也有奄奄一息的猫和狗,许多动物身上都有开创性伤口。他们有一些是气若游丝,另外一些则是太过焦虑而相互啃咬,画面触目惊心。


800多只动物被装在层层堆叠的笼子中,放在卡车上运走。装着活生生动物的笼子, 被从三米高的地方扔到地面,摔断了好多动物的腿。


这些猫和狗有的还戴着项圈,说明他们曾经是某些人深爱的伙伴,他们被偷走,遭受棒击、吊死、放血或被用金属套索绞死。这样做为的就是把他们的皮毛做成衣服、装束和小装饰品。



- 纯素皮草: 提升你的创造力 -


如今,纯素皮草在很多地方都能买到,而且已经成为时尚人士追求零残忍仿皮草外观的最佳选择。

唐娜•萨利尔斯使用人造皮草将近30年了,她选用合成纤维材质是因为“人造材料更加持久耐用,而且可以耐潮,甚至可以在放在冷水中进行机洗(挂干)。动物皮毛易坏,而且需要存放在阴凉的地方。你不可能或带着一个肩带等等。”同时,人造皮草对光晒、热、烟、煤烟、霉菌、虫蛀等因素,比真皮草更具耐受性。


斯特拉•麦卡特尼是另一位使用人造皮草的设计师。自从创办了她的品牌,她就在向时尚界展示,设计师是可以不使用具有破坏性材质来表现自己的创造力的。就现今人造皮草的流行趋势,她说“我们找到了看上去非常棒,同时又不违背我们奢华零残忍时尚原则的材质了。”


“一些人并不关心它是否是真的皮草,只要看上去漂亮穿起来舒服就好。”

——斯特拉•麦卡特尼

人造皮草在中国也变得更加流行,例如宁波纬一长毛绒就发布了许多人造纤维做成的产品。中国毛纺织行业协会也在最近一次活动中推广人造皮草,认定纯素皮草也是高档时尚的一部分。


这对于动物和环境保护意识日益强烈的中国年轻消费者而言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改变。著名演员如孙俪、杨幂和陈柏霖都表示了他们对动物的关爱,宣誓不再穿皮草。人造皮草看上去就和真的皮草一样,对于年轻人而言它更是人道和环保的选择,价格也更负担得起。其他一些名流也更加愿意在自己的衣柜里加几件人造皮草。例如台湾时装店Starlet Beau创意总监龚汝洁也只穿人造皮草。


“每次购物时,请阅读标签,拒绝购买任何含有真皮草的产品。请加入我们的行列,对皮草说不。”

——杨幂


不同于动物皮草,轻便易干的合成材料很好打理。


人造皮草也可以起到舒适保暖的效果。为了满足寒冷天气的需要,设计师可以选择长毛的人造皮草,这样甚至可以起到更好的保暖作用。它同时也比真皮草更加透气,是设计童装时很好的材质选择。


设计师们在作品中选用人造皮草的同时,也能将时尚转变为可持续生产、高道德标准的前卫创新。


以上内容由PETA原创

Copyright © 2013 txpt123.com 天祥菩提精舍 - 愿您永具菩提心 !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txpt123@126.com 粤ICP备13031125号 网站统计
愿您永具菩提心,早证菩提!
回到顶部